2018年9月2日

從大衛與押沙龍之父子情仇來看父親的角色

龔偉鴻牧師

  • 講道經文:

撒母耳記下13-18章: 「大衛的兒子押沙龍有一個美貌的妹子,名叫他瑪。大衛的兒子暗嫩愛他。暗嫩為他妹子他瑪憂急成病。他瑪還是處女,暗嫩以為難向他行事。暗嫩有一個朋友,名叫約拿達,是大衛長兄示米亞的兒子。這約拿達為人極其狡猾。他問暗嫩說:王的兒子啊,為何一天比一天瘦弱呢?請你告訴我。暗嫩回答說:我愛我兄弟押沙龍的妹子他瑪。約拿達說:你不如躺在床上裝病;你父親來看你,就對他說:求父叫我妹子他瑪來,在我眼前預備食物,遞給我吃,使我看見,好從他手裡接過來吃。於是暗嫩躺臥裝病。王來看他,他對王說:求父叫我妹子他瑪來,在我眼前為我做兩個餅,我好從他手裡接過來吃。大衛就打發人到宮裡,對他瑪說:你往你哥哥暗嫩的屋裡去,為他預備食物。他瑪就到他哥哥暗嫩的屋裡;暗嫩正躺臥。他瑪摶麵,在他眼前做餅,且烤熟了,在他面前將餅從鍋裡倒出來,他卻不肯吃,便說:眾人離開我出去吧!眾人就都離開他,出去了。暗嫩對他瑪說:你把食物拿進臥房,我好從你手裡接過來吃。他瑪就把所做的餅拿進臥房,到他哥哥暗嫩那裡,拿著餅上前給他吃,他便拉住他瑪,說:我妹妹,你來與我同寢。他瑪說:我哥哥,不要玷辱我。以色列人中不當這樣行,你不要做這醜事;你玷辱了我,我何以掩蓋我的羞恥呢?你在以色列中也成了愚妄人。你可以求王,他必不禁止我歸你。但暗嫩不肯聽他的話,因比他力大,就玷辱他,與他同寢。隨後,暗嫩極其恨他,那恨他的心比先前愛他的心更甚,對他說:你起來,去吧!他瑪說:不要這樣!你趕出我去的這罪比你才行的更重!但暗嫩不肯聽他的話,就叫伺候自己的僕人來,說:將這個女子趕出去!他一出去,你就關門,上閂。那時他瑪穿著彩衣,因為沒有出嫁的公主都是這樣穿。暗嫩的僕人就把他趕出去,關門上閂。他瑪把灰塵撒在頭上,撕裂所穿的彩衣,以手抱頭,一面行走,一面哭喊。他胞兄押沙龍問他說:莫非你哥哥暗嫩與你親近了嗎?我妹妹,暫且不要作聲,他是你的哥哥,不要將這事放在心上。他瑪就孤孤單單地住在他胞兄押沙龍家裡。大衛王聽見這事,就甚發怒。押沙龍並不和他哥哥暗嫩說好說歹;因為暗嫩玷辱他妹妹他瑪,所以押沙龍恨惡他。過了二年,在靠近以法蓮的巴力夏瑣有人為押沙龍剪羊毛;押沙龍請王的眾子與他同去。押沙龍來見王,說:現在有人為僕人剪羊毛,請王和王的臣僕與僕人同去。王對押沙龍說:我兒,我們不必都去,恐怕使你耗費太多。押沙龍再三請王,王仍是不肯去,只為他祝福。押沙龍說:王若不去,求王許我哥哥暗嫩同去。王說:何必要他去呢?押沙龍再三求王,王就許暗嫩和王的眾子與他同去。押沙龍吩咐僕人說:你們注意,看暗嫩飲酒暢快的時候,我對你們說殺暗嫩,你們便殺他,不要懼怕。這不是我吩咐你們的嗎?你們只管壯膽奮勇!押沙龍的僕人就照押沙龍所吩咐的,向暗嫩行了。王的眾子都起來,各人騎上騾子,逃跑了。他們還在路上,有風聲傳到大衛那裡,說:押沙龍將王的眾子都殺了,沒有留下一個。王就起來,撕裂衣服,躺在地上。王的臣僕也都撕裂衣服,站在旁邊。大衛的長兄,示米亞的兒子約拿達說:我主,不要以為王的眾子─少年人都殺了,只有暗嫩一個人死了。自從暗嫩玷辱押沙龍妹子他瑪的那日,押沙龍就定意殺暗嫩了。現在,我主我王,不要把這事放在心上,以為王的眾子都死了,只有暗嫩一個人死了。押沙龍逃跑了。守望的少年人舉目觀看,見有許多人從山坡的路上來。約拿達對王說:看哪,王的眾子都來了,果然與你僕人所說的相合。話才說完,王的眾子都到了,放聲大哭;王和臣僕也都哭得甚慟。押沙龍逃到基述王亞米忽的兒子達買那裡去了。大衛天天為他兒子悲哀。押沙龍逃到基述,在那裡住了三年。暗嫩死了以後,大衛王得了安慰,心裡切切想念押沙龍。洗魯雅的兒子約押,知道王心裡想念押沙龍,就打發人往提哥亞去,從那裡叫了一個聰明的婦人來,對他說:請你假裝居喪的,穿上孝衣,不要用膏抹身,要裝作為死者許久悲哀的婦人;進去見王,對王如此如此說。於是約押將當說的話教導了婦人。提哥亞婦人到王面前,伏地叩拜,說:王啊,求你拯救!王問他說:你有什麼事呢?回答說:婢女實在是寡婦,我丈夫死了。我有兩個兒子,一日在田間爭鬥,沒有人解勸,這個就打死那個。現在全家的人都起來攻擊婢女,說:你將那打死兄弟的交出來,我們好治死他,償他打死兄弟的命,滅絕那承受家業的。這樣,他們要將我剩下的炭火滅盡,不與我丈夫留名留後在世上。王對婦人說:你回家去吧!我必為你下令。提哥亞婦人又對王說:我主我王,願這罪歸我和我父家,與王和王的位無干。王說:凡難為你的,你就帶他到我這裡來,他必不再攪擾你。婦人說:願王記念耶和華─你的神,不許報血仇的人施行滅絕,恐怕他們滅絕我的兒子。王說: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:你的兒子連一根頭髮也不致落在地上。婦人說:求我主我王容婢女再說一句話。王說:你說吧!婦人說:王為何也起意要害神的民呢?王不使那逃亡的人回來,王的這話就是自證己錯了!我們都是必死的,如同水潑在地上,不能收回。神並不奪取人的性命,乃設法使逃亡的人不致成為趕出、回不來的。我來將這話告訴我主我王,是因百姓使我懼怕。婢女想,不如將這話告訴王,或者王成就婢女所求的。人要將我和我兒子從神的地業上一同除滅,王必應允救我脫離他的手。婢女又想,我主我王的話必安慰我;因為我主我王能辨別是非,如同神的使者一樣。惟願耶和華─你的神與你同在!王對婦人說:我要問你一句話,你一點不要瞞我。婦人說:願我主我王說。王說:你這些話莫非是約押的主意嗎?婦人說:我敢在我主我王面前起誓:王的話正對,不偏左右,是王的僕人約押吩咐我的,這些話是他教導我的。王的僕人約押如此行,為要挽回這事。我主的智慧卻如神使者的智慧,能知世上一切事。王對約押說:我應允你這事。你可以去,把那少年人押沙龍帶回來。約押就面伏於地叩拜,祝謝於王,又說:王既應允僕人所求的,僕人今日知道在我主我王眼前蒙恩了。於是約押起身往基述去,將押沙龍帶回耶路撒冷。王說:使他回自己家裡去,不要見我的面。押沙龍就回自己家裡去,沒有見王的面。以色列全地之中,無人像押沙龍那樣俊美,得人的稱讚,從腳底到頭頂毫無瑕疵。他的頭髮甚重,每到年底剪髮一次;所剪下來的,按王的平稱一稱,重二百舍客勒。押沙龍生了三個兒子,一個女兒。女兒名叫他瑪,是個容貌俊美的女子。押沙龍住在耶路撒冷足有二年,沒有見王的面。押沙龍打發人去叫約押來,要託他去見王,約押卻不肯來。第二次打發人去叫他,他仍不肯來。所以押沙龍對僕人說:你們看,約押有一塊田,與我的田相近,其中有大麥,你們去放火燒了。押沙龍的僕人就去放火燒了那田。於是約押起來,到了押沙龍家裡,問他說:你的僕人為何放火燒了我的田呢?押沙龍回答約押說:我打發人去請你來,好託你去見王,替我說:我為何從基述回來呢?不如仍在那裡。現在要許我見王的面;我若有罪,任憑王殺我就是了。於是約押去見王,將這話奏告王,王便叫押沙龍來。押沙龍來見王,在王面前俯伏於地,王就與押沙龍親嘴。此後,押沙龍為自己預備車馬,又派五十人在他前頭奔走。押沙龍常常早晨起來,站在城門的道旁,凡有爭訟要去求王判斷的,押沙龍就叫他過來,問他說:你是哪一城的人?回答說:僕人是以色列某支派的人。押沙龍對他說:你的事有情有理,無奈王沒有委人聽你伸訴。押沙龍又說:恨不得我作國中的士師!凡有爭訟求審判的到我這裡來,我必秉公判斷。若有人近前來要拜押沙龍,押沙龍就伸手拉住他,與他親嘴。以色列人中,凡去見王求判斷的,押沙龍都是如此待他們。這樣,押沙龍暗中得了以色列人的心。滿了四十年(有作四年的),押沙龍對王說:求你准我往希伯崙去,還我向耶和華所許的願。因為僕人住在亞蘭的基述,曾許願說:耶和華若使我再回耶路撒冷,我必事奉他。王說:你平平安安地去吧!押沙龍就起身,往希伯崙去了。押沙龍打發探子走遍以色列各支派,說:你們一聽見角聲就說:押沙龍在希伯崙作王了!押沙龍在耶路撒冷請了二百人與他同去,都是誠誠實實去的,並不知道其中的真情。押沙龍獻祭的時候,打發人去將大衛的謀士、基羅人亞希多弗從他本城請了來。於是叛逆的勢派甚大;因為隨從押沙龍的人民,日漸增多。有人報告大衛說:以色列人的心都歸向押沙龍了!大衛就對耶路撒冷跟隨他的臣僕說:我們要起來逃走,不然都不能躲避押沙龍了;要速速地去,恐怕他忽然來到,加害於我們,用刀殺盡合城的人。王的臣僕對王說:我主我王所定的,僕人都願遵行。於是王帶著全家的人出去了,但留下十個妃嬪看守宮殿。王出去,眾民都跟隨他,到伯墨哈,就住下了。王的臣僕都在他面前過去。基利提人、比利提人,就是從迦特跟隨王來的六百人,也都在他面前過去。王對迦特人以太說:你是外邦逃來的人,為什麼與我們同去呢?你可以回去與新王同住,或者回你本地去吧!你來的日子不多,我今日怎好叫你與我們一同飄流、沒有一定的住處呢?你不如帶你的弟兄回去吧!願耶和華用慈愛誠實待你。以太對王說:我指著永生的耶和華起誓,又敢在王面前起誓:無論生死,王在哪裡,僕人也必在那裡。大衛對以太說:你前去過河吧!於是迦特人以太帶著跟隨他的人和所有的婦人孩子,就都過去了。本地的人都放聲大哭。眾民盡都過去,王也過了汲淪溪;眾民往曠野去了。撒督和擡神約櫃的利未人也一同來了,將神的約櫃放下。亞比亞他上來,等著眾民從城裡出來過去。王對撒督說:你將神的約櫃擡回城去。我若在耶和華眼前蒙恩,他必使我回來,再見約櫃和他的居所。倘若他說:我不喜悅你,看哪,我在這裡,願他憑自己的意旨待我!王又對祭司撒督說:你不是先見嗎?你可以安然回城;你兒子亞希瑪斯和亞比亞他的兒子約拿單都可以與你同去。我在曠野的渡口那裡等你們報信給我。於是撒督和亞比亞他將神的約櫃擡回耶路撒冷,他們就住在那裡。大衛蒙頭赤腳上橄欖山,一面上一面哭。跟隨他的人也都蒙頭哭著上去;有人告訴大衛說:亞希多弗也在叛黨之中,隨從押沙龍。大衛禱告說:耶和華啊,求你使亞希多弗的計謀變為愚拙!大衛到了山頂、敬拜神的地方,見亞基人戶篩,衣服撕裂,頭蒙灰塵來迎接他。大衛對他說:你若與我同去,必累贅我;你若回城去,對押沙龍說:王啊,我願作你的僕人;我向來作你父親的僕人,現在我也照樣作你的僕人。這樣,你就可以為我破壞亞希多弗的計謀。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豈不都在那裡嗎?你在王宮裡聽見什麼,就要告訴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。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,亞比亞他的兒子約拿單,也都在那裡。凡你們所聽見的可以託這二人來報告我。於是,大衛的朋友戶篩進了城;押沙龍也進了耶路撒冷。大衛剛過山頂,見米非波設的僕人洗巴拉著備好了的兩匹驢,驢上馱著二百麵餅,一百葡萄餅,一百個夏天的果餅,一皮袋酒來迎接他。王問洗巴說:你帶這些來是什麼意思呢?洗巴說:驢是給王的家眷騎的;麵餅和夏天的果餅是給少年人吃的;酒是給在曠野疲乏人喝的。王問說:你主人的兒子在哪裡呢?洗巴回答王說:他仍在耶路撒冷,因他說: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。王對洗巴說:凡屬米非波設的都歸你了。洗巴說:我叩拜我主我王,願我在你眼前蒙恩。大衛王到了巴戶琳,見有一個人出來,是掃羅族基拉的兒子,名叫示每。他一面走一面咒罵,又拿石頭砍大衛王和王的臣僕;眾民和勇士都在王的左右。示每咒罵說:你這流人血的壞人哪,去吧去吧!你流掃羅全家的血,接續他作王;耶和華把這罪歸在你身上,將這國交給你兒子押沙龍。現在你自取其禍,因為你是流人血的人。洗魯雅的兒子亞比篩對王說:這死狗豈可咒罵我主我王呢?求你容我過去,割下他的頭來。王說:洗魯雅的兒子,我與你們有何關涉呢?他咒罵是因耶和華吩咐他說:你要咒罵大衛。如此,誰敢說你為什麼這樣行呢?大衛又對亞比篩和眾臣僕說:我親生的兒子尚且尋索我的性命,何況這便雅憫人呢?由他咒罵吧!因為這是耶和華吩咐他的。或者耶和華見我遭難,為我今日被這人咒罵,就施恩與我。於是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往前行走。示每在大衛對面山坡,一面行走一面咒罵,又拿石頭砍他,拿土揚他。王和跟隨他的眾人疲疲乏乏地到了一個地方,就在那裡歇息歇息。押沙龍和以色列眾人來到耶路撒冷;亞希多弗也與他同來。大衛的朋友亞基人戶篩去見押沙龍,對他說:願王萬歲!願王萬歲!押沙龍問戶篩說:這是你恩待朋友嗎?為什麼不與你的朋友同去呢?戶篩對押沙龍說:不然,耶和華和這民,並以色列眾人所揀選的,我必歸順他,與他同住。再者,我當服事誰呢?豈不是前王的兒子嗎?我怎樣服事你父親,也必照樣服事你。押沙龍對亞希多弗說:你們出個主意,我們怎樣行才好?亞希多弗對押沙龍說:你父所留下看守宮殿的妃嬪,你可以與他們親近。以色列眾人聽見你父親憎惡你,凡歸順你人的手就更堅強。於是人為押沙龍在宮殿的平頂上支搭帳棚;押沙龍在以色列眾人眼前,與他父的妃嬪親近。那時亞希多弗所出的主意好像人問神的話一樣;他昔日給大衛,今日給押沙龍所出的主意,都是這樣。亞希多弗又對押沙龍說:求你准我挑選一萬二千人,今夜我就起身追趕大衛,趁他疲乏手軟,我忽然追上他,使他驚惶;跟隨他的民必都逃跑,我就單殺王一人,使眾民都歸順你。你所尋找的人既然死了,眾民就如已經歸順你;這樣,也都平安無事了。押沙龍和以色列的長老都以這話為美。押沙龍說:要召亞基人戶篩來,我們也要聽他怎樣說。戶篩到了押沙龍面前,押沙龍向他說:亞希多弗是如此如此說的,我們照著他的話行可以不可以?若不可,你就說吧!戶篩對押沙龍說:亞希多弗這次所定的謀不善。戶篩又說:你知道,你父親和跟隨他的人都是勇士,現在他們心裡惱怒,如同田野丟崽子的母熊一般,而且你父親是個戰士,必不和民一同住宿。他現今或藏在坑中或在別處,若有人首先被殺,凡聽見的必說:跟隨押沙龍的民被殺了。雖有人膽大如獅子,他的心也必消化;因為以色列人都知道你父親是英雄,跟隨他的人也都是勇士。依我之計,不如將以色列眾人─從但直到別是巴,如同海邊的沙那樣多─聚集到你這裡來,你也親自率領他們出戰。這樣,我們在何處遇見他,就下到他那裡,如同露水下在地上一般,連他帶跟隨他的人,一個也不留下。他若進了哪一座城,以色列眾人必帶繩子去,將那城拉到河裡,甚至連一塊小石頭都不剩下。押沙龍和以色列眾人說:亞基人戶篩的計謀比亞希多弗的計謀更好!這是因耶和華定意破壞亞希多弗的良謀,為要降禍與押沙龍。戶篩對祭司撒督和亞比亞他說:亞希多弗為押沙龍和以色列的長老所定的計謀是如此如此,我所定的計謀是如此如此。現在你們要急速打發人去,告訴大衛說:今夜不可住在曠野的渡口,務要過河,免得王和跟隨他的人都被吞滅。那時,約拿單和亞希瑪斯在隱羅結那裡等候,不敢進城,恐怕被人看見。有一個使女出來,將這話告訴他們,他們就去報信給大衛王。然而有一個童子看見他們,就去告訴押沙龍。他們急忙跑到巴戶琳某人的家裡;那人院中有一口井,他們就下到井裡。那家的婦人用蓋蓋上井口,又在上頭鋪上碎麥,事就沒有洩漏。押沙龍的僕人來到那家,問婦人說:亞希瑪斯和約拿單在哪裡?婦人說:他們過了河了。僕人找他們,找不著,就回耶路撒冷去了。他們走後,二人從井裡上來,去告訴大衛王說:亞希多弗如此如此定計害你,你們務要起來,快快過河。於是大衛和跟隨他的人都起來,過約但河。到了天亮,無一人不過約但河的。亞希多弗見不依從他的計謀,就備上驢,歸回本城;到了家,留下遺言,便吊死了,葬在他父親的墳墓裡。大衛到了瑪哈念,押沙龍和跟隨他的以色列人也都過了約但河。押沙龍立亞瑪撒作元帥,代替約押。亞瑪撒是以實瑪利人(又作以色列人)以特拉的兒子。以特拉曾與拿轄的女兒亞比該親近;這亞比該與約押的母親洗魯雅是姊妹。押沙龍和以色列人都安營在基列地。大衛到了瑪哈念,亞捫族的拉巴人拿轄的兒子朔比,羅底巴人亞米利的兒子瑪吉,基列的羅基琳人巴西萊,帶著被、褥、盆、碗、瓦器、小麥、大麥、麥麵、炒穀、豆子、紅豆、炒豆、蜂蜜、奶油、綿羊、奶餅,供給大衛和跟隨他的人吃;他們說:民在曠野,必飢渴困乏了。大衛數點跟隨他的人,立千夫長、百夫長率領他們。大衛打發軍兵出戰,分為三隊:一隊在約押手下,一隊在洗魯雅的兒子、約押兄弟亞比篩手下,一隊在迦特人以太手下。大衛對軍兵說:我必與你們一同出戰。軍兵卻說:你不可出戰。若是我們逃跑,敵人必不介意;我們陣亡一半,敵人也不介意。因為你一人強似我們萬人,你不如在城裡預備幫助我們。王向他們說:你們以為怎樣好,我就怎樣行。於是王站在城門旁,軍兵或百或千地挨次出去了。王囑咐約押、亞比篩、以太說:你們要為我的緣故寬待那少年人押沙龍。王為押沙龍囑咐眾將的話,兵都聽見了。兵就出到田野迎著以色列人,在以法蓮樹林裡交戰。以色列人敗在大衛的僕人面前;那日陣亡的甚多,共有二萬人。因為在那裡四面打仗,死於樹林的比死於刀劍的更多。押沙龍偶然遇見大衛的僕人。押沙龍騎著騾子,從大橡樹密枝底下經過,他的頭髮被樹枝繞住,就懸掛起來,所騎的騾子便離他去了。有個人看見,就告訴約押說:我看見押沙龍掛在橡樹上了。約押對報信的人說:你既看見他,為什麼不將他打死落在地上呢?你若打死他,我就賞你十舍客勒銀子,一條帶子。那人對約押說:我就是得你一千舍客勒銀子,我也不敢伸手害王的兒子;因為我們聽見王囑咐你和亞比篩並以太說:你們要謹慎,不可害那少年人押沙龍。我若妄為害了他的性命,就是你自己也必與我為敵(原來,無論何事都瞞不過王。)約押說:我不能與你留連。約押手拿三杆短槍,趁押沙龍在橡樹上還活著,就刺透他的心。給約押拿兵器的十個少年人圍繞押沙龍,將他殺死。約押吹角,攔阻眾人,他們就回來,不再追趕以色列人。他們將押沙龍丟在林中一個大坑裡,上頭堆起一大堆石頭。以色列眾人都逃跑,各回各家去了。押沙龍活著的時候,在王谷立了一根石柱,因他說:我沒有兒子為我留名。他就以自己的名稱那石柱叫押沙龍柱,直到今日。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說:容我跑去,將耶和華向仇敵給王報仇的信息報與王知。約押對他說:你今日不可去報信,改日可以報信;因為今日王的兒子死了,所以你不可去報信。約押對古示人說:你去將你所看見的告訴王。古示人在約押面前下拜,就跑去了。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又對約押說:無論怎樣,求你容我隨著古示人跑去。約押說:我兒,你報這信息,既不得賞賜,何必要跑去呢?他又說:無論怎樣,我要跑去。約押說:你跑去吧!亞希瑪斯就從平原往前跑,跑過古示人去了。大衛正坐在城甕裡。守望的人上城門樓的頂上,舉目觀看,見有一個人獨自跑來。守望的人就大聲告訴王。王說:他若獨自來,必是報口信的。那人跑得漸漸近了。守望的人又見一人跑來,就對守城門的人說:又有一人獨自跑來。王說:這也必是報信的。守望的人說:我看前頭人的跑法,好像撒督的兒子亞希瑪斯的跑法一樣。王說:他是個好人,必是報好信息。亞希瑪斯向王呼叫說:平安了!就在王面前臉伏於地叩拜,說:耶和華─你的神是應當稱頌的,因他已將那舉手攻擊我主我王的人交給王了。王問說:少年人押沙龍平安不平安?亞希瑪斯回答說:約押打發王的僕人,那時僕人聽見眾民大聲喧嘩,卻不知道是什麼事。王說:你退去,站在旁邊。他就退去,站在旁邊。古示人也來到,說:有信息報給我主我王!耶和華今日向一切興起攻擊你的人給你報仇了。王問古示人說:少年人押沙龍平安不平安?古示人回答說:願我主我王的仇敵,和一切興起要殺害你的人,都與那少年人一樣。王就心裡傷慟,上城門樓去哀哭,一面走一面說:我兒押沙龍啊!我兒,我兒押沙龍啊!我恨不得替你死,押沙龍啊,我兒!我兒!

Evangelical Formosan Church of East Coast Bays ©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